[MHA][出胜]《药石无医》

他捧着那颗受伤的心,看上面的伤口好了又坏,坏了又好,等到快要结痂,又被人残忍地挑开,如此反复,终是成为一处永不愈合的顽疾。

《药石无医》
————送给我亲爱的戈戈
CP:绿谷出久 / 爆豪胜己
分级:NC-17
警告:黑化绿谷注意!!半强制性行为!!OOC!!前所未有的OOC!!灵感来自于一位韩国太太的漫画!!因为剧情需要所以对时间进行了调整!!作者缺乏生理常识,如果出现bug拜托请及时指出!!如果令你感到不适,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

“这么想当英雄的话,不如怀着下辈子肯定能拥有个性的信念,从楼顶上来个自由落体吧。”

*

爆豪拉开门时,绿谷已经起来了。
少年头上仍旧缠着厚厚的绷带,他坐在床上,身后靠着大而软的枕头,手里捧着那本被爆豪炸得脏兮兮的笔记,龙飞凤舞的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他注意到爆豪的来访,便匆忙放下笔,慌慌张张地把笔记塞到两只枕头下面,转头朝爆豪露出张腼腆羞涩的笑脸:

“小胜今天来的好早啊。”
他说,嘴角勾起的弧度令爆豪感到恶心。

被叫到的人没有答话,他低垂着头,曾经鲜亮的双眼如今黯淡无光,像是蒙了层尘一样。爆豪扯过墙边的椅子,铁质凳脚划过瓷砖发出片恼人的刺啦声。他把它拖到绿谷病床前摆好坐下,再从随身带来的袋子里掏出颗苹果,用袖口简单地擦了擦,便拿起备好的小刀沉默地削了起来。

“……小胜今天也不打算和我说话吗?”见爆豪没有回应,绿谷再次开口,“难道还在介怀吗?”

他问到,注视着爆豪,而爆豪紧盯着苹果,长长的果皮沿着刀锋滑落,红红的一条像是流动的火。

于是绿谷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哈哈干笑两声。他抬手挠挠脑袋,指尖蹭过新长出的,短短的头发,感觉半愈合的伤口在重重绷带的包裹下痒得不行,又闷又热,连带心上那处顽疾一并开始隐隐作痛。

——是时候吃药了。
他想。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没关系的。”
他伸出没打石膏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按在爆豪的肩上。这动作足足让爆豪吓了一跳,少年握刀的手突然一滑,刀尖蹭过拇指指腹,削掉了最后那层摇摇欲坠的果皮。

红色的火熄灭了。

“我不怪你,小胜。”绿谷微笑着,好似根本没注意到刚才的插曲,他眨着那双墨绿色的大眼睛,用十分诚恳的语气一字一顿地说:

“我原凉你了。”

然后他松开搭放在爆豪肩头的手,转而取走少年手里削好的苹果。

老样子链接走评论。
这篇文是《病蛇与死梦》系列的第一篇,之后应该会断断续续的写下去。食用时一定要记得看警告哦!

评论(14)
热度(139)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