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出胜]《画地为牢》(上)

庭院深深深几许。

《画地为牢》
CP:绿谷出久/爆豪胜己
分级:R
警告:OOC!!!OOC!!!!OOC!!!!两人事发前已是恋人设定!一方变小失忆!软禁剧情有!重要角色死亡!原创人物提及!作者建议不要读!
特别感谢:感谢陪我一起脑的吞老师和颓老师!

01
绿谷出久已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去现场了,然而还是晚了一步。他绝望地望向四周,目所能及的地方皆是一片狼藉。
没有爆豪的身影。

02
太过惨烈的现场几乎令所有人对爆豪的生还丧失了希望,搜救行动最后在事发后的第四个星期以失败告终。没有人找到爆豪的尸体,也没有人觉得他还能活下来,留给绿谷的只有一纸苍白的文书,以及现场残留的大片血迹。
文书迟早会发黄,而血迹也将被很快洗净。

03
绿谷休了一段时间的假,整个人浑浑噩噩,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失去恋人的内疚和痛苦之中。男人知道自己早晚得振作起来,却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时自己在行动前拉住了小胜会怎么样,或者同小胜一起去现场又会怎么样。
他躺在双人床上,看着左手边空出的位置,心想只要能让他再来一次,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把小胜留下。
可惜没有如果。
绿谷曾短暂的拥有过他,现在又彻底失去了。

04
那个孩子的出现完全就是场意外。
好的那种意外。
当时绿谷刚从家附近的便利店里出来,正想着晚上该吃点什么好就被人拽住了裤角,害得他差点摔倒。他匆匆忙忙回过头,一开始以为只是饿急了的流浪猫,却不想撞上双熟悉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才到他大腿那么高,有着头浅金色的,刺猬一样的头发。他身上穿着件不知从哪里捡来的T恤,宽大且不合身,像裙子般堪堪遮过裸露的膝盖。
他仔细瞧了瞧绿谷,犹犹豫豫半天才开口:“你是出久吧?”他奶声奶气地问到,“为什么你长得这么大了啊?”
绿谷出久没有回答。
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俯身紧紧抱住男孩,在仲夏夜的星空下泣不成声。

05
绿谷把男孩带回了家,事发突然,他还没来得及给男孩买合适的衣服,只能拿爆豪过去穿的T恤给男孩勉强套上。
男孩看上去像极了爆豪胜己,从头到脚都与绿谷记忆中的小胜别无一二。他认识绿谷出久,也有着属于爆豪小时候的记忆,可当绿谷试探性地问他关于未来的事情时,他却茫然地摇着头,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
于是绿谷决定问他一些其他的东西,诸如年龄喜好之类的,好与自己认识的那个小胜做对比。当问到男孩几岁时,男孩掰着指头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最后笑着给绿谷比了个三。
“明年我也要有个性了!”他高兴地冲绿谷说到,“肯定会比出久你的个性强!”
“我知道,”绿谷点头赞同,“因为小胜一直都是最厉害的。”他再一次抱住男孩,埋首于那头金色的发里,感觉自己即将重获新生。

06
第二天绿谷独自去了商场,他戴上帽子墨镜和口罩,微微佝偻着脊背使自己不那么引人瞩目。他替男孩买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零碎的日用品,又去挑了几款过去爆豪爱吃的零食,好不容易折腾完时已经临近黄昏,绿谷看了眼腕表,便转身匆匆朝停车场走去。
他把买好的东西放入后尾箱,刚关上车盖就听见有人在喊他,绿谷急忙回头,发现喊他的人是久未谋面的丽日。
“好久不见,小久!”
女孩微笑着,兴奋地朝他挥手。

07
他和丽日浅谈了一番,话题无非是最近发生的日常琐事。绿谷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女孩,无关爱情,单是从为人处事等方面来说,她就比大部分人好得太多太多。
“对了,我在来之前有经过小久家哦。”丽日像是想起什么般突然说到,“小久家里是不是有客人啊?我当时看到有个金发的男孩子一直趴在小久家的窗边往外看。”
绿谷愣了愣。
“咦,现在想想,那孩子好眼熟啊。像是谁来着?”女孩小声嘀咕着,接着恍然大悟似地拍了拍手,“啊,我知道了!那孩子特别像爆豪君……呜!”
她话还没说完,自己的双手就已经自动捂上了自己的嘴巴。丽日为难地看向绿谷,眼里满是歉意:“对不起小久,我不是故意要……”
“没关系的,丽日同学。”绿谷打断了她的道歉,“你一定是看走眼了吧。”
他温柔地说。
“……毕竟小胜已经不在很久了。”

08
绿谷回到家时男孩正开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他注意到玄关处的动静,在发现是绿谷后便兴奋地扑了上去,扯着男人的衣服笑个不停。“我今天在电视上看见出久了哦!”他挥着手比划起来,“你变得好厉害啊!一下子就打败了那么多敌人!”
绿谷也跟着笑了,他不好意思地搓搓鼻子,感觉眼角有些发酸。“小胜也很厉害啊。”他说,“等小胜长大了,一定比我更厉害。”
“那是当然!”男孩仰起头冲他喊到,“我会超越你,甚至超越欧鲁麦特!”
“我会是最强的!”
——你一直是最强的。
绿谷心想,感到那些不争气的眼泪正争先恐后地涌出眼眶。

09
当晚绿谷就向上级递交申请,请求调取爆豪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时的相关卷宗。批准很快下来了,迅速得令他有些意外,但他也没来得及多想,只是在拿到文件后便开始飞快地阅览起来。
那次事件的涉案人员不多,仅有的几名主谋也都被爆豪当场击毙,绿谷一一扫过他们的资料,最终被一个名叫“绪方眠虫”的家伙所吸引。
就目前拥有的信息来看,绪方的个性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某人的肉体智力及记忆,被改变者将以极快的速度返老还童,直到化为胚胎完全消失。整个变化的过程不可逆转不可停止,也从未有过逆转或停止的先例。
他坐在椅子上缓了会,又赶忙查取了绪方的尸检报告和尸体存放情况。报告上清楚地写着绪方死于爆炸所致的烧伤,而尸体早在一星期前就已经被送去火化。
绿谷看完只觉得眼前隐隐发黑,大脑像受了记重击一样头疼欲裂。
他颤抖地关上文件,不敢再多看一眼。

10
现在绿谷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了,那孩子就是他的小胜,是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停止变化了的,小小的恋人。
他一边止不住地抽泣着,一边缓缓推开卧室房门。小小的爆豪躺在他们曾经相拥过的那张大床上,四肢大敞毫无睡相。绿谷走去捡起被爆豪踢落在地的薄被,小心翼翼地帮男孩盖上,他伸手想要摸摸爆豪,可刚到半途又生生止住了。
——这是小胜啊。
绿谷想。
——这是我的小胜啊。
他在寂静的黑暗里哭泣着,一直哭到眼睛发干发涩,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11
绿谷花了整晚的时间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太多的压力和打击使他感到混乱不堪,甚至滋生出一些令人胆寒的杂念。他竭力掐掉那些杂念,告诫自己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再次失去小胜。
他失去过他一次,已经足够他受的了。
——我得找个地方把小胜保护起来。
绿谷想着,在窗外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就迅速地翻身下床,赶去洗漱。他简单地打理了下自己,剃掉下巴上冒出的胡渣,又在看到自己青紫色的眼圈时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胜之前的作风让他树立了不少仇家,现在一味地把他交出去无疑是害了他。
他把脸擦干净,回到卧室时爆豪仍在酣睡,男孩已经自动填补了他离开后的空缺,毫无防备地向绿谷袒露自己平坦的肚子。
——等他再大点吧。
绿谷无奈地笑了下,转身关上卧室的门。
——等他再大点,我就会放手了。
他想到,心里却丝毫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12
他在五天之内买下了一处别院,听中介说是之前一户富贵人家用来避暑的,无奈当今社会经济不够景气,实在是供不起了才拿出来卖 。
别院所在的地方距离市区最快也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四周环山,走去最近的村落则要十几分钟。绿谷曾去实地考察过,发现院里除了必要的几间寝屋外还有间茶室和地下室,他寻思着可以把茶室改成训练室,地下室则改成安全屋,以便不时之需。于是他用五天的时间完成了交接,又用了一个星期请人翻修。
竣工后的第三天绿谷就带着爆豪赶来了,他牵着爆豪的手,领着男孩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又带他去见了新雇的管家,最后兜兜转转在院里绕了好几圈才肯罢休。
“为什么弄得这么麻烦啊,出久?”爆豪坐在小溪边的木桥上晃着腿,皱着眉头冲他喊到,“我们之后不回去了吗?”
绿谷顿了顿,最后还是点点头说到:“嗯,我们不回去了。”
“小胜不喜欢这里吗?”他反问。
“也不是不喜欢……”男孩从桥上跳下,稳稳地落到岸上,“但是为什么啊?”
这让绿谷有些哑口无言,他想了半天,却始终没想到什么特别好的理由。男人走到爆豪面前蹲下,温柔地揽过那具小小的身体,将他揉入怀中。
“……等你再大点我就告诉你,”绿谷同爆豪说,“等你长到和我一样大了,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13
他把假期末尾仅剩的那点时间都用来陪着爆豪,就像小时候那样跟在爆豪身后陪他一起玩闹。有时玩到尽兴,绿谷也会情不自禁地忘记发生在两人身上的一切,好似那些苦难伤痛不过是场遥远绮丽的噩梦,梦醒后他还是那个小小的,还未拥有个性的绿谷出久。
可惜事总不如人愿,作为绿谷出久的他可以受困于儿女情长,但英雄木偶则不行。假期再长到底也是会结束的,他终究得离开这处别院,回到往日生活的正轨上。临走前绿谷再三叮嘱雇来的管家,一定要照顾好爆豪的安危,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务必在第一时间和自己联络,他会尽快赶回。
“出久你要走了吗?”
绿谷正准备出门时突然听见爆豪在叫他,他赶忙回头,正巧撞见从屋里跑出来的爆豪。
“……啊啊,是啊。”男人像个被戳破谎言的孩子般无所适从,结结巴巴地给了解释,“因为……有些英雄活动之类的要参加……”
“所以……”
“是要去揍敌人吗?”爆豪打断他。
“为什么要用揍这种说法……不过,是、是啊!”
“哦。”男孩点点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要输啊,出久。”他说完便不再过问,又沿着小路跑回了房间,一副睡眼惺忪累得不行的样子。
——我还以为他会问得更多。
绿谷想,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
——但是……
“我不会输给别人的。”
绿谷说到,望着爆豪离开的背影给出了答复。男人声音虽小眼神却异常的坚定执着,仿佛凭借那份炙热的爱意,他什么都能做。

14
之后两人的生活规律基本稳定下来。当绿谷没有任务或活动时,他总会待在别院里陪着爆豪,而在绿谷不在的时间里,相比起玩耍,爆豪则更喜欢待在电视机前反复观看和绿谷有关的报道。
男孩被拘困于这小小的天地中无处可去,他曾向那名雇来的管家提过出门的请求,但被告知自己除了这间别院外哪都不能去。他本该感到生气的,却在得知是绿谷的命令后冷静下来。
这令爆豪感到奇怪。
在过往的记忆中,他和绿谷的关系并非特别要好,虽然他们都有着共同的崇拜者欧鲁麦特,但两人的相处模式同普通幼驯染其实并无一二。
可自从那晚见到了长大的绿谷后,男孩就感觉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变化,绿谷的存在对他来说突然从普通幼驯染变成了可信赖的对象,在本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猛地窜到他心目中第一的位置。
那个位置本来是属于欧鲁麦特的。
爆豪原来并不想让绿谷知道这个变化,但三岁的孩子是藏不住秘密的,他憋了整整两天,还是选择把这个疑惑告诉绿谷。
“大概是因为那个人的个性并不能消除肉体记忆吧。”绿谷这么同他说。
爆豪不清楚什么是肉体记忆,也不明白绿谷话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他猜就算自己问了,男人也只会拿“等你长大”的借口来搪塞他。
于是他索性闭嘴,不再细想。
今天是绿谷任务结束的日子,也是他和爆豪约定好要回来的日子。男孩在黄昏时又跑去庭院的桥上坐着了,从那里刚好可以远远地望见别院的大门。
他数着桥下水里盛开的莲花,一边等着自己长大,一边等着绿谷回家。

15
爆豪第一次记忆闪回是在他四岁生日的那天晚上。
当时绿谷睡得正熟,突然被声巨响给吓醒,男人火急火燎地爬起来,第一时间冲向了爆豪的房间。开门的瞬间他就愣住了,屋里目所能及的地方皆是一片狼藉,从墙面到地板,四处都是爆炸后产生的焦黑的痕迹。
小小的爆豪坐在暴风眼般的屋子中央,蜷缩成一团止不住地抽泣着。他注意到绿谷来了,便不再压抑自己放声大哭,并且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朝绿谷跑去,紧紧揪住男人的裤脚不愿放开。
绿谷把他抱起来,温柔地拍着他的脊背安抚他,试图想要问出点什么,可男孩只是咬着嘴巴一个劲地哭着,好半会才勉强挤出个字。
“疼……”他说。
除了这个字,爆豪再没多说出哪怕一句话。
之后过了整整两天绿谷才知道,那天晚上爆豪究竟看到些什么。
四岁的男孩梦到了长大后的自己执行过的任务中最惨烈的那一次——大量的血和尸体,尖叫与轰鸣,还有燃烧着的,仿佛永不熄灭的火焰。
这是爆豪闪回的第一段记忆。
同时也是他取回个性的第一天。

16
他们这样又平稳地度过了三年。
其间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爆豪记忆闪回的次数也在逐渐增多,闪回的记忆不具有规律性,零散得像是从别人的人生里剪出来的。爆豪有时候愿意把闪回的内容告诉绿谷,绿谷则会选择性地告诉他其中某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偶有几次,他能根据绿谷的描述把两块不同的记忆拼凑起来。
但爆豪并不打算把所有闪回的记忆都告诉绿谷。
在不断涌现的记忆里,男孩窥探到的不总是人生中美好的一面。他看到过四岁时被诊断为无个性的绿谷出久,看到过明明是无个性却还要朝他伸出手的绿谷出久,看到过朝他努力伸出手,拼命想要把他从淤泥里夺回来的绿谷出久。
老实说,他并没有感动。
相比起来,更多的是厌恶和恶心。
爆豪总是想方设法地告诉自己,现在这个绿谷是不同的,是值得信赖的。他不是没看过两人身为恋人时温馨甜美的记忆,可那些记忆却始终没能引起他的共鸣。
他的恐惧,他的拒绝,他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在望见别院紧锁大门的那一刻,又一次自他压抑的内心中喷涌而出。
食肉寝皮,如影随形。

17
接下来的三年里,爆豪与绿谷的关系逐渐疏远。
绿谷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男孩究竟从支离破碎的过去中窥探到了什么。他很伤心,却也不打算重新拉近两人间的距离,爆豪疏远他,他就纵容爆豪疏远他,相比起顺其自然,绿谷的处理方法更接近于自暴自弃。
于是两人的隔阂与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激化,终是在爆豪十岁生日的那天彻底爆发。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你凭什么还要把我锁在这里?!”
在再一次争取独自出行的权利未果后,爆豪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他大步走到绿谷面前,揪着男人的前襟强硬地把他从坐垫上拽起,有烟自爆豪掌心冒出,飘散在空气中弥漫开一股难闻的焦味。
“最后和你说一次,”他瞪着绿谷,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到:“放老子出去,废久。”
爆豪下意识地叫了记忆里给绿谷起的外号,说出口的瞬间他看到男人眼前一亮,像有流星划过墨绿的夜,转瞬又消失在了黑洞似的瞳底。
“对不起,小胜。”绿谷低下头说到,“对不起……”
这便是爆豪所能得到的全部答复了。
“好啊,废久。”他放开绿谷,任由男人毫无防备地跌坐回软垫上。“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多少会有点改变……”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庭院里退去,“没想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令我恶心。”
“小胜,我……”绿谷站起来试图解释,但爆豪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别跟过来!!!”男孩吼道,掌心爆裂的火焰花一样的绽放在两人中间,砰砰两声卷起了滚烫的热浪。
绿谷下意识地交叉双手护在胸前,却因为这几秒的耽搁而疏忽大意。等他撤下防备想要追出去时,爆豪早已动作敏捷地炸开别院大门,闯入浓浓的夜色中无处可寻。

18
绿谷找了爆豪三天。
不眠不休整整三天。
他把爆豪能去的会去的可能去的地方都翻了个遍,可惜哪都没有爆豪的身影。
男人失魂落魄地回到别院,孤零零地坐在爆豪的房间里发呆。他表面上无悲无喜,内部却早已崩溃得一败涂地。

19
第四天的时候,爆豪胜己回来了。
他的男孩像只脏兮兮的流浪猫,满身脏污和泥泞,疲倦且狼狈不已。
绿谷知道,他无处可去,终究是要回到这里的。
生在笼子里的鸟根本无法独自飞翔,他的男孩脱离那个社会实在太久太久了,久到他刚踏出这间别院的大门就会不由自主的迷路。
但绿谷仍是担心着。
要是他再也不回来了呢?
鸟在看遍了蓝天之后,哪怕面对死亡的威胁,也要跌跌撞撞地飞翔呢?
男人不敢去想。他知道他的男孩真的会那么做的。
“……你让我找的好苦啊,小胜。”他悄声说到,仿佛怕惊动了那只归家的鸟。
绿谷强撑着张笑脸,觉得早年在心底种下的那颗名为“爱”的果实,正因为痛苦恐惧及悲伤的浸泡而变得愈发苦涩。
“别说了,废久。我这次回来是为了和你做个了断的。”爆豪说。
“太好了,”绿谷回答到,音色里却未见丝缕喜悦,“我也是这样想的。”
他起身朝爆豪走去。
男人猜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绝望又狰狞,不然爆豪不会露出如此不安且抗拒的表情。他的男孩转身想逃,手里炸裂的火星耀得人睁不开眼。可惜绿谷没有给他离开的机会,他冲上前去,用一个轻巧的手刀夺去男孩的意识。
——如果笼子足够安全,鸟就不需要再飞了。
绿谷想。
——我已经不能再失去他了。
他翘着嘴角,却只感到如鲠在喉,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20
绿谷把爆豪关进了那间由地下室改造的安全屋里。
安全屋很坚固,若是没有钥匙,不仅外面的人进不去,就连里面的人也出不来。屋里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源,照明设备和滤气装置也能正常供给,所以并不需要担心生存问题。
他将爆豪放倒在屋内唯一一张床上,神色复杂地注视着昏迷不醒的男孩。
“……对不起,小胜。”
男人在长久的沉默后,又开始愚蠢地,喋喋不休地道歉了。
“我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自私的人。”
绿谷蹲下身伏在床边,伸手梳过爆豪凌乱的头发。他执起爆豪的手,小心翼翼地与男孩十指相扣,然后一点点地收紧,直到完全将那只手拢入掌中。
“我明明知道,小胜是不属于任何人的。”
他拉着那只手贴在自己冰冷的面颊上,感到微热的温度通过肌肤传了过来,熟悉又滚烫,几乎将他灼伤。
“但我还是……”
“我还是……”
绿谷出久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21
男人回到自己房间躺下,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本以为三日未睡,自己早该精疲力竭地昏死过去,不料刚合上眼没多久,那些尘封的往事便走马灯似地一一浮现。
他透过漫长的时光看见小小的爆豪,当然不是现在这个,而是更早之前,同他一起长大的那个。
小小的爆豪穿着深蓝的T恤,高举着捕虫网走在队伍的前面,笑得灿烂又张扬,紧随其后的是小小的自己,追赶爆豪身后,跑得步履蹒跚跌跌撞撞。
原来从那时起,他就已经拼命地想要跟上爆豪了。
绿谷自嘲似地笑了笑,觉得鼻间微微发酸。
或许是长时间疲劳带来的混乱,连带着思维也开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起来。男人突然感到有些迷茫,竟一时分辨不出自己如此拼命地想要追赶上爆豪的原因。
——究竟是为了证明自己也能做到……
——还是仅仅只是不想被抛下而已。
绿谷出久找不到答案,也不想找到答案。他索性绕开问题重新潜入回忆,试图再一次窥探小小爆豪兴奋的脸。
却看到一张展露在星空下的,满是好奇的稚颜。
“你是出久吧?”
他最后想起的便只有这句话了。

TBC

非常非常大纲风的一篇伪正剧。
写的不是很好,还请多多海涵。
最近真的是靠爱发电了,写的很累也很烂,所以看的人不多也是正常的。但我还是固执的想把脑子里囤的故事写出来,就算写得再糟糕,也想说给大家听。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感谢一直以来容忍我的大家,您们辛苦了。

评论(7)
热度(146)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