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也青]《一醉方休》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一醉方休》
cp:也青
分级:PG
警告:醉酒青!我流OOC!双向暗恋!文笔极其垃圾!不考究!时间线在碧游村一战后!

王也把诸葛青从酒吧里捞出来的时候,那狐狸已经快醉成滩烂泥了。他松松垮垮地半倚在王也身上,一只手勾过王也的肩膀被王也抓着,深蓝色的脑袋不安分地往男人怀里蹭去,一双湿冷的唇紧贴上王也温热的皮肤,就连呢喃的胡话也透着股酒气。他是醉得厉害了,估计连扶着他的人是谁都分不清。王也拧着眉头苦笑了下,艰难地从口袋里摸出房卡。他刷开房门,还没来得及开灯便搀着身上那位祖宗朝床走去。

他站在床边,几乎是用扔的方式把诸葛青摔到了床上。狐狸背先着床,整个身体弹了两下,便彻底陷进被褥里,他软软躺在身下那片苍白间,像是不满王也的粗鲁般冲男人哼哼,于是王也也幼稚地怼了回去,只不过用的是听着更清楚的人类正常语言。

哼什么哼。王也说,你丫到底还有啥不满,下了山几个星期不联系,再打电话来就是大半夜的让我去酒吧捞你,你说你,你怎么这么能耐?他说罢停下来歇口气,见诸葛青不再出声哼唧,只是安静地倒在床上任他数落,顿时又觉得有丝心软。

嗐。王也无奈地挠挠头,打了个哈欠,我在这和醉鬼瞎闹个什么劲呢。困了困了。他小声嘟嚷着,转身朝敞开的门口走去。还是赶紧回去好好睡上一觉吧。

他刚走到门前,正准备拉开虚掩的房门,却只听啪的一声,那门便在他眼皮子底下自动合上。王也楞在原地,伸出的手就这么尴尬地僵在半空,甚至连门把的边缘都没来得及碰到。有团软乎乎的东西自他身后贴了上来,散发的气都滚着股酒味,那味道嗅着不甜不香,只有难闻到呛人的酸苦。

嘿嘿嘿,干嘛呢你这是。王也抬手揉了揉搭在自己肩上的那颗脑袋,使了点巧劲,没能推开。我就说了你两句,你还不让人回去睡觉了?他问到。脑袋的主人没搭他的话,只是又往他肩窝深处蹭了蹭,前额细碎的散发扫过王也颈侧未痊愈的伤口,顿时弄得王也又痒又疼。老青啊。王也叹气。你再这样,可别怪我……

我醉了。

……哈?

他话还没讲完,就被诸葛青一句醉了堵得哑口无言。这不是废话吗,王也想,任谁只要有双眼睛都能看出你醉了,而且还醉得不轻。

他杵在原地,被诸葛青从背后抱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腹诽的脏话猛地冲上舌根,无奈之下又被他咽回肚里。那狐狸见他不再接茬,便自顾自地动了起来,他磨蹭着王也颈后的皮肤,微凉的唇抵在王也耳边开始絮叨起些软糯的胡话。

我醉了,诸葛青重复到。道长要是不愿意陪山人耍酒疯,推开我便是了。

他这样一说,王也按着他脑袋那只的手反而吓得收了回来。王道长像块木头一样立在原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酒店的门板,丝毫没了睡意。挂在他身后的人开始吻他,明明是微冷的唇落在身上却滚烫异常,王也被他烫得双颊泛红,一时间竟连话也接不上。他等了好一会,思来想去再开口却是声长长的叹息。

唉……您就不能给我省省力,自个睡过去成吗?

诸葛青听罢也跟着他叹气。不行啊,他说,山人我这是身不由己。说完他又笑了起来,笑声里还透着股破罐破摔的傻劲。

王也没打断他,默默地听着他笑,心里暗道好一个身不由己。他没再动手,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晕乎乎的,似浮在海上,又如浸在酒里,明明今夜他滴酒不沾,顶多是嗅了点酒气,却也同往日将醉不醉之时别无一二。现在别说让他推开诸葛青了,就算是打开了门请他出去,他怕也只会是步履维艰、寸步难行。

偏偏那狐狸像是会读人心般,好不容易笑完了也不打算放过他,直凑到王也耳边问到:道长不是不乐意吗,怎么没见你推开我啊?

你这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嘛,王也心想。他干咳两声,垂头嘀咕:我这不也是身不由己嘛。

说完便自暴自弃地转身,搂过诸葛青对准嘴唇就是一阵乱啃。那狐狸也不甘示弱,环住王也的脖子用力啃了回去,两个人仿佛对互相撕咬的兽,粗鲁蛮狠地亲吻着彼此。他们齿嗑着齿,肉抵着肉,也分不清是谁在谁的嘴里划开道口子,有血冒出来,淌在味蕾上,为本就混浊的酒气平添一份诱人的腥涩。王也舔过这份腥涩,将它从诸葛青的舌尖卷到自己嘴里,那感觉就像是在渡一团火,火色灼灼,从口腔一直烧到下腹,沿途把他残存的定力也给烧得一干二净。

酒醒后可别怪我啊,老青。他一边怀揣着仅剩的愧疚喃喃,一边带着诸葛青朝床的方向靠近。狐狸在他怀里发出声嗤笑,末了还带着丝餮足的呃逆。

那哪能啊。他笑着应到,搂着王也往床上倒去。

我高兴还来不及。





END(or tbc)

是个短打,原本打算写肉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突然卡肉了。(难过)
想写老王拽着青青的头发车青青,还想写青青哭唧唧……不过估计也没人看吧,写的这么烂(。)之后有空就填上好了。

评论(5)
热度(52)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