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出胜]《伊卡洛斯之梦》

伊卡洛斯站在克里特岛海岸边高耸的悬崖上,尽可能地向远处眺望,他的目光穿过遥远的海平线,妄图看到父亲口中所描述的那个富饶国度。腥咸的海风自深海翻滚的波涛间冲出,温柔地亲吻过他的脸颊,他突然感觉有些冷,情不自禁地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衫,心里又默默羡慕起海面的飞鸟来——它们的羽毛温暖柔软,张开的翅膀健壮有力,足以带领它们飞向这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而他除了这座孤独的岛屿,哪都不能去。

伊卡洛斯收敛目光,沉默地往回走去,他踏过沙滩,踩在被海水浸湿的柔软沙粒里,留下一串长长的足迹。有羽毛自天空坠落,跌入他留下的脚印内,如同片诱人的饵食,很快便被扑来的波浪卷进大海碧蓝的胃中。他深深地低着头,向家的方向缓缓前行,悬崖投落的阴影将他纳入其间,而在他身后,万物被光芒普照,太阳高悬于天空。


《伊卡洛斯之梦》
CP:出胜
分级:PG-13
警告:无


人从生下来那一刻起就是不平等的。

这是绿谷出久刚刚四岁就早已得知的社会现实。

在他领悟的那一刻爆豪胜己的拳头也正好不偏不倚地落了下来,仿佛一柄巨大的攻城锤,重重地砸在他脸上。他当时被砸得有些懵,歪着头楞在那里,感到灼疼和钝疼纠缠着冲上大脑,连同这个残酷的认知一起在他小小的世界里炸裂开来。

“明明是个‘无个性’,还要站出来逞英雄!”

他的幼驯染是这么说的,并给予了他多到足以认清现实的拳头。绿谷出久咬牙哭着,努力地想要挡住爆豪胜己迅猛的攻击。数不尽的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滚落,滑过他被揍得有些发红的面庞,与他好不容易攒起的勇气一道破碎在这片熟悉的土地里。

他最后还是被揍倒了。

绿谷出久平躺在地,两只眼睛微肿地半睁着,倔强地不肯合上。他筋疲力尽,错杂的泪渍干涸脸上,同那些新添的伤痕交叠着令他觉得疼痛又委屈。他保护的那个男孩没敢朝他靠近,仍是跪在原地小声地啜泣,细碎的哭声渗进盛夏恼人的蝉鸣里,很快又被爆豪一伙人喧闹的嘲笑盖了过去。

他痛极了,像是全身的骨肉都被打烂了一样,更不用提他那颗遍体鳞伤的心。绿谷抽了抽鼻子,努力压住鼻腔间逐渐泛起的酸涩,他望着天空,透过云朵之间的缝隙看向太阳。它是如此的遥不可及,耀眼夺目,高高在上,所有人都想窥探它,有些极端者甚至会想要去触碰它。

可惜太阳是暴虐无情的。它周身滚着热浪,散发的光芒好似利剑,将所有妄图靠近自己的杂鱼扫开,令他们只能在一亿五千万公里的地面上苦苦仰望,却永远等不到追上它的那一天。

绿谷出久拧着眉头,疲倦地闭上眼睛。他最后还是哭了,泪水覆上他疼痛的眼球表面,试图缓解他因直视太阳而受到的惩罚。男孩深吸一口气,将它们闷在肺里,却迟迟不肯吐出。他嗅到了皮肉烧伤时产生的淡淡焦味,血液溢出伤口时铁锈般的腥味,以及一丝若有若无的甜意。

他发出声长长的叹息,假装自己输给的不是小胜,而是太阳。

*

伊卡洛斯回到家中,他的父亲早已在等着他了。年老的男人慈祥地笑着,领着他到一堆从岛上各地收集来的羽毛旁。他们没有交谈,彼此面对着羽毛坐下,伊卡洛斯从身边的罐子里拈起一些蜂蜡,熟练地将它们刷在羽毛的根部上。

*

“你真的那么想成为英雄的话,我有个更高效的办法哦。”

“坚信自己来世一定会具有‘个性’,然后从屋顶上来个狗爬式的一跃……”

爆豪胜己又在痛殴他了。

只不过这次是在心脏上。

绿谷出久站在原地,缩着脖子气得发抖。他的心淌着血,像只垂死扑腾的鸟,在重重胸骨的束缚下绝望地挣扎着,愤怒撩拨着他的神经,从冉冉欲灭的火苗膨胀为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灼得那只鸟更加的疼痛难当。他再也忍无可忍了,几乎是在爆豪话音落下的瞬间便扭过头去,用从未有过的凶狠眼神怒视着他,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去把爆豪撕碎一样。

然后他听见火花炸裂的声响。

“怎么?”爆豪说。

绿谷出久的愤怒熄灭了。

他被钉死在那块地板上,脸色苍白得像具尸体,怒火卷过的焦土上委屈开始疯长,一直蔓延到他湿润的眼里。他听着爆豪离开的声音哑口无言,攒起的拳头握紧又放开,在柔软的手心留下几个泛红的指印。胸膛里的那只鸟终于安静了,绿谷分不清它究竟是麻木了还是死了,它淌出的血液渗进脑海,同几十年里积攒下来的一起徘徊着,成为他记忆中的又一处亡灵。

绿谷出久等了会,直到爆豪他们的声音从楼道里完全消失才收拾好书包,垂头丧气地朝教室外走去。他穿过走廊,看着窗棱投射在地上的阴影,突然觉得它们像是监牢的栅栏,为了将平平无奇的他困死在这座铁笼里。他站在铁笼中朝外望去,看见会飞的鸟们早已飞出这座监牢,在温暖的阳光下自由地舒展着羽翼,徒留他一人孤独地伫立于此处。

太阳是冰冷的。

他离它实在太远了,根本不配享有它所散发出的温度。

“……混蛋。”绿谷注视着爆豪的背影低声骂道,感觉眼睛又开始不由自主地刺疼起来。

*

翅膀做好了。伊卡洛斯捧着它,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高兴。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试飞一下,便急急忙忙地将那对翅膀背在了背上,他的父亲代达罗斯骄傲地冲他笑着,温柔地教导他如何去操纵翅膀。

于是伊卡洛斯慢慢地开始上升,他像只轻快的鸟儿一样,机敏地穿过风和云层,却在快要抵达克里特岛的山巅时跌落下来。

*

爆豪的右拳击中他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会就这样碎掉。他的后背疼得不行,脑子里流转的思绪因为剧烈的痛楚而化为一片偌大的空白。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爆豪便已经冲了上来抓住了他右手的手肘,在用一连串的爆破做助力所完成的转身后,又将他高高拎起,重重地摔落在地。

“废久,你根本就不如我!!”

绿谷倒在地上,自一片茫茫的耳鸣声里清晰地听见了爆豪的嘶吼。熟悉的恐惧重新缠了上来,流窜在他的血管里令他浑身发冷。他拼命从地上爬起,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奋力朝前逃去,爆豪的攻势迅速猛烈,根本没给他思考的时间,他只能努力躲闪着,却不知道自己该躲到哪里。

“为什么就是不肯用‘个性’!你是在小瞧我吗?!”

绿谷一边逃一边听见爆豪冲他发出质问。他不敢回头,生怕回头的下一秒就会被爆炸的热浪吞没,他埋头狂奔,直到抵在房间尽头的墙壁上,才匆匆转身。他的幼驯染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样,踏着火焰与销烟,正一步步地向他逼近:“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在欺骗我!!”

他听到这句话,突然就楞在了原地。

绿谷出久呆呆地注视着朝他走来的爆豪胜己,屋外的阳光越过残垣与尘埃,肆无忌惮地落在爆豪金色的发上。

“不是的。”他看着这幅景象,矢口否认到。

爆豪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张开手,炸裂的火焰便窜上他的掌心,裹挟着层叠的热浪噼啪作响。“你在小瞧我吗!”他盯着绿谷又重复了一次,咬牙切齿地骂到:“你这混账!!”

“不是的!”绿谷再一次否认。

他透过回忆的残像瞪视着爆豪胜己,眼底泛起的水色模糊了少年棱角,令他看起来似乎也没那么尖锐了。于是绿谷鼓起勇气,用尽全力地朝爆豪喊到:“正因为你那么厉害,我才想要赢过你啊!!”

他终于说了出来。

绿谷出久迎着光,觉得眼睛疼得厉害。他浑身发烫,仿佛下一秒就会烧了起来。那只栖息于他胸膛里的病鸟在这灼人的高温下一跃而起,衔着他十五年来的憧憬和厌恶从他口中冲出,它焕然一新,历练的火焰烧透了它的怯弱,令它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能载着他的灵魂一起朝太阳飞去。

“我想赢过你!!想超越你啊!!你这混账!”

他冲太阳喊到。

“不准摆出那种表情!臭书呆子!!”

而太阳拒绝了他。

*

父亲扶起伊卡洛斯,又耐心地再教导了他一次。他取下伊卡洛斯的翅膀,严肃地叮嘱道, “你要当心,”他说,“你必须在半空中飞行。”

“你如果飞得太低,羽翼会碰到海水,沾湿了会变得沉重,你就会被拽往大海里;要是飞得太高,就会靠近太阳,翅膀便会着火。”

而伊卡洛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仰望天空,只想再次窥见上面的景色。

*

绿谷出久透过广场上的大屏幕注视着欧鲁迈特。

不是那个身为和平象征的欧鲁迈特,而是他所熟悉的那个消瘦虚弱的欧鲁迈特。

爆豪胜己站在他身旁,同其他近千名的普通人一样,焦虑又紧张地盯着闪烁的银幕。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不敢多说一句,明明身为罪魁祸首的AFO已经被击倒在地,却也不见有谁敢发出一丝欢呼。他们全都陷入这场诡异的死寂里,像被这惨烈的胜利扼住了咽喉,就连本能地吞咽都变得无比的缓慢困难。

所有人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位英雄——他瘦骨嶙峋,遍体鳞伤,身体微不可闻地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了一样。

绿谷出久感到疼痛。他伫立于人群中,觉得全身的热量都在迅速流失。他的手又凉又冰,掌心里薄薄的覆着层冷汗,潮湿粘稠得触感令他萌生出一股被深海吞噬的错觉。他仰视着欧鲁迈特,如同寒夜里衣衫褴褛的行人紧盯向最后的火焰,那光芒不如太阳,却远比太阳来得更为耀眼。

那团火从最开始就存在了,它先是很亮,亮得能照见天空的边缘。可是不知不觉中,他渐渐地变弱了,火光仍旧温暖,可早已不似从前。绿谷出久守着他,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光芒里,注视着他从熊熊燃烧的大火变为现在这一簇摇摇欲灭的火苗。

然后他看见火苗晃动了一下。

欧鲁迈特举起了手。

令人窒息的死寂被这只手打破了,所有人都高呼起英雄的名讳。绿谷出久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喊不出声,那些不争气的泪水在他眼底汹涌地打着转,在看见那只重新变得有力的左手后终于还是淌了下来。他紧盯着那巨大的屏幕,任由滚烫的泪水灼烧着他的肌肤,沉默地站在这胜利的喧嚣间形影单只。

这种情况并没持续太久,很快,饭田便带领着其他同学聚了过来。他们找到绿谷,协商着接下来的行动。绿谷出久擦干净脸上交杂的泪渍,勉强地“嗯”了一声算作回应。他被人潮推挤着,转身准备离开,却又因为听见身后传来的欧鲁迈特的声音而停下脚步。

火苗最后的余烬朝他袭来,他驻足原地,不由自主地睁大眼睛。

“下一个,”欧鲁迈特透过屏幕对他说:“就到你了。”

绿谷出久匆匆回头,看见那只指向他的手指——它细长如截枯骨,又像是即将燃尽的树枝,绽开的皮肉和渗出的血液使它看起来格外可怖,同时却也似正义的利剑般笔直。绿谷看见有火星从指尖上飞出,溅在他身上将他点燃。现在他成为新的火焰了,虽然还不够明亮,但也足以驱散寒夜的冰冷,在漫长的黑暗里散发出弱小的微光。

绿谷出久低下头,又开始哭泣起来。他不断擦拭着从眼里溢出的泪水,甚至没能察觉到爆豪胜己向他投来的目光。

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是夜晚,夜晚没有太阳。

*

伊卡洛斯躺下了,他枕着粗布制的枕头,看着被他放在一旁的那双翅膀。他们明天就要走了,离开这座岛屿,飞过大陆和海洋,一直向前,直到踏进父亲故乡的领土上。伊卡洛斯并不算特别喜欢那片土地,他从未见过那里的美景,不曾结识那里的友人,他对那里没有眷恋,所以他不能理解父亲疯狂想要回到那片土地上的意义。

可他喜欢飞翔的感觉。

他想飞起来,越飞越高,飞过风和云层,飞过克里特岛的山巅。

他想要像自由的鸟儿那样,直到飞到太阳身边。

*

他和爆豪胜己打了一架。

从来没有倾吐过心声的两人,在深夜的练习场上朝对方嘶吼着自己的想法。

绿谷出久站在爆豪胜己对面,内心五味陈杂。他被拳头擦伤的嘴角略微抽出着,只要张嘴就会感到疼痛,血液顺着唇隙落入嘴里,比起常识中的腥味,他尝到的更多是苦涩。

“明明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废物!居然还用那种鸟瞰一切的眼神看我!”

“你这种认为自己真的能够超越我的态度,实在是太碍眼了!!”

爆豪是这么对他说的。

绿谷出久楞在原地,沉默着没有说话。他被爆豪直白的倾吐震惊到了,但心里却并不讨厌这样的对话。过往的回忆窜了上来,从他眼前飞速地闪过,他注视着那些熟悉的画面,直到它们同眼前的爆豪重叠在一起。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吗……”绿谷攒紧了拳头。他没有悲伤,也谈不上喜悦。绿谷出久是平静的,同时又感到兴奋异常,他的心脏隆隆作响,因为他即将出口的话而倍感激动。

“正常来说,一直被人欺负的话,应该会想办法躲得远远的才是……”他想起曾今爆豪给予他的全部痛击。

“但是,正如小胜你刚才说的那样……”想起曾今自己流下过的所有眼泪。

“正因为我一无所有……”想起四岁时因直视太阳而受到的惩罚。

然后他看着爆豪胜己,向他展露自己那颗写满了憧憬的,伤痕累累的心脏:“你的强大在我眼中看来,才会和讨厌的地方一样炫目。”

说完那句话时他感到一阵释怀,仿佛多年来缠绕他的那个心结终于被解开了。绿谷出久认真地注视着爆豪胜己,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未得像现在这么近过。他的眼睛不疼了,也没有讨厌的湿润感充溢在眼眶里,恼人的水色再不会模糊他的视野,爆豪胜己的身影落入他眼中,无论是柔和的边缘还是尖锐的棱角,他都终于能一一看清。

绿谷出久突然想回到四岁那年的盛夏,回到那个他被爆豪揍趴的公园里。他想要告诉那个小小的,尚且还一无所有的人,告诉他不要害怕,不要迷茫。

他从未输给过太阳,他输给的只是爆豪胜己而已。

*

伊卡洛斯睡熟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鸟。他煽动翅膀越飞越高,飞过风和云层,飞过克里特岛的山巅。他飞啊飞啊,好不容易才飞到太阳身边。可太阳滚烫又炽热,灼人且耀眼,他每每想要靠近,都会被它掀起的热流卷翻。但伊卡洛斯不打算放弃,他持续挑战着那极端的高温,就算翅膀烧着了也没停下。他不断尝试,直到自己和太阳越来越近,直到自己也化为一团燃烧的火焰。

然后他抱住了太阳。

伊卡洛斯在梦里满足地笑着,接着便同太阳一起跌落进大海碧蓝的波涛里面。

*

绿谷出久难得的做梦了。

他梦见一条长长的路,上面满是凹凸不平的坑洼,还有些尖锐的碎石掺杂于其中。有人在他前面走着,不紧不慢,却越走越远,只留给他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供他追寻。他不想被抛下,于是便努力地跑了起来。路途遥远艰难,他跑得步履蹒跚,磕磕绊绊。

那人大概是被他追得烦了,回头冲他骂了几句,又继续向前走去。绿谷听不清他究竟骂了什么,但只觉得自己难受得不行,像是心脏都要被捏碎了一样。他哭着,从又一个坑洼中爬起,拼劲全力地向前跑着,就算摔出血了也没有停下。

他有话想要对那个人说,他想让那个人知道自己的心意。

绿谷在半途的时候也冲那个人喊过,希望他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他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心想这样说不定那个人就会停下,就会愿意等他追上去并肩而行。可那个人在听到他的呐喊后却走得更快了,他没再回头和绿谷搭话,只是一味地埋头向前冲着,仿佛执意要把绿谷甩掉一般。

绿谷想,那大概是因为他们离的还太远了,传到的声音不够清晰才会被对方会错意。他紧张又懊悔,生怕那个人会因此而更加讨厌自己。于是他加快速度,不顾一切地向前追去。

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短,两人奔跑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比起单方面的追逐,现在看来这更像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竞赛。

幸运的是,他在比赛的最后追上那个人了。

绿谷出久惨兮兮地笑着,露出的表情看起来比哭还难看。他抓着那个人的手,小心翼翼地把它拉到自己的胸膛上。

“小胜,”他说,“我……”







END

合志的文解禁了,献给大家做新年礼物吧!希望新的一年里大家也能继续爱着出胜!
(当然,要是能过来吃一口也青就好了(。
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64)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