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时候也会记恨蝴蝶,或是野鸟蝉虫等一些自由的东西。
他记恨着它们,又惊羡于它们的能力,暗自奢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得偿所愿,同它们一起遨游于天地。
他总是秉持着这点幻想,直到这点幻想渗进他最黑甜的梦里——在梦里他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不似鸟兽,超脱虫蛾。曾经累赘的身体再不能拖累他桀骜的灵魂,他冲破那具枯朽的皮囊,化作东海吹来的一阵长风,自天地间呼啸而过,浩浩荡荡不遗余痕。
只可惜梦醒后他仍是得回到自己瘦小的躯壳内,捧着遍体鳞伤的心,回味着梦里逍遥时残存的快乐。
他咀嚼着来自生的苦楚,肖想着死的安逸,想要努力活着,同时也想快点死去。对生本能的渴望和对自由的向往折磨着他,令他痛彻心扉苦不堪言,却也只能在白昼恹恹日光的普照下,默默记恨起那些自由翱翔的鸟儿。

评论
热度(9)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