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玉】《捉影》

《捉影》
CP:禾玉
分级:PG
警告:角色死亡,大量捏造,超不考究,OOC



01

有关于夏禾的消息,张灵玉一贯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

唯独她的死讯不是。

那日正值清晨,夜色还未完全褪去,青灰的天边便已泛起些鱼肚白,仅剩的几粒星子垂挂在群山肩头,挣扎着发出点暗淡的微光。

张灵玉拿着扫帚站在院里,没有去扫地上四散的落叶。他呆呆地望着天,心里头堵得发慌,却也说明白究竟为何。心脏在他的胸膛内砰然作响,跳得又急又快,像是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一样,可他面上依旧是平静似水,一双冰蓝的眼睛如同两汪清澈见底的深潭,透彻得容不下一丝杂质。

他杵在原地好一会儿,看到初升的日光穿过稀薄的云雾,越过群山朝他迎面扑来。他直视这光芒,瞧见连绵的山峦接连褪去了阴影,每一寸土地都暴露在太阳金红的光内,闪闪发亮。

张灵玉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拍拍胸口,那种堵得发慌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虚无感,仿佛有人剖开了他的灵魂,残忍地从里面挖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也就是那时候,张灵玉便意识到了。

夏禾死了。

他不清楚缘由,也道不出因果,只是本能地觉得夏禾应该是死了的。


02

正式接到夏禾的死讯是在一天之后,极云跑来告诉他的。

男人神色遮掩、不敢细说,模模糊糊地给张灵玉讲了个事情大概就没了后文,像是怕他下一秒会崩溃一样。

张灵玉皱了皱眉,没有发声。极云向来是比较懂他的,这次不知怎么竟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似把他当成了件易碎品来对待。

他朝极云颔首,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抄写符箓的动作行云流水,一刻也没停下。

极云被他平淡的反应给弄得愣住了,顿时有些摸不着脑袋。他沉默地站在门口,上上下下把张灵玉打量了好几遍,才又朝张灵玉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揖礼:

“灵玉师叔”,他说,“还请节哀。”

说罢便转身出了门,把一室清净还给了张灵玉。

张灵玉临着符箓,听见关门声头都没抬。他写得专心致志,眼角干涩得像片荒原,死活也挤不出一滴眼泪。

修道之人本就该看淡男女情爱、生离死别,更何况万物皆有终末,人固有一死。

夏禾也是人。张灵玉想。这没什么可悲伤的。

他放下笔,捻起自己抄好的那张符箓仔细瞧了瞧——笔锋苍劲,笔法自然,一气呵成无有断续。

是张好符。他想着,心里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03

当晚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只超大的狗狗抱住猛舔。

那只狗有人那么大,毛色粉白相间,压着他的四肢不让他动弹。张灵玉努力挣了挣,没能挣开,反倒被狗狗用湿漉漉的口水糊了一脸。

触感过于真实,导致他直接醒了过来。

张灵玉懵懵懂懂地睁开眼,发现还真有人在舔自己的脸。

是夏禾。

“哎呀,你醒啦!”夏禾瞧着他开心地叫到,蓝色的眼里像有星星在闪,“我趴在这等你挺久了,又不好意思叫你。只好看看能不能把你吻醒咯~”她说完便朝张灵玉扑去,仿佛真的打算吻他。

张灵玉本能地偏过头,他看上去还不是很清醒,但已经能够咬牙切齿地念出夏禾的名字了。“夏禾!”他低声呵斥到,“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你呀。”夏禾回答得理所应当。她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想当然地靠坐在床边,伸手去捏张灵玉的脸:“又胖了!”

张灵玉没好气地把夏禾甩开。他抬手用袖口擦擦脸,试图抹掉梦里的那层濡湿感,来来回回弄了几遍后才发现自己脸上居然什么也没有。

他去望夏禾,眼神里写满了质问,似乎是想以此方式瞧出个所以然来。夏禾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半眯着眼睛望了回去,她倒也不怕,嘴角的笑意又轻又浅,看起来全无破绽、一如往昔。

“别擦啦——”她故意托长尾音冲他喊到,“再擦脸可就红了。”

于是张灵玉才不甘心地停下。他仍是迷糊的,觉得自己或许还陷在梦里,可夏禾又是那么真实,甚至连她的笑容都是如此的熟悉可憎。

他对她的恨意是真实的,他对她的爱意也是真实的,两种感情纠缠在一起纷纷扰扰,令他本能地觉得夏禾也该是真实的了。

张灵玉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翻身下床朝外走去。屋外的天仍是黑的,清冷的院落内空无一人,唯有斑驳的树影在地上四处横斜。他站在门口环顾四周,只见绵延的峰峦如同雌伏的兽影,偶有几处侥幸得到月光的照耀,被裹上层浪尖般璀璨的银色。

他回头去看夏禾,发现那姑娘笑眯眯地也在瞅着自己。视线交汇的瞬间张灵玉先一步移开了眼,转而又把目光投向远处那片寂静的群山。

“你走吧,”张灵玉背对她说,“别再来了。”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像片雪花,还没等落到地上就已经蒸发殆尽了。

夏禾听着忍不住大笑起来。她笑着,笑得花枝乱颤,仿佛一生中从未听过比这更有趣的事。

“走?”她问,“你要我去哪?”

“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张灵玉应得倒快。

“噢——”夏禾刻意发出声惊叹,她眨眨眼,后话锋一转:“要是我不走呢?”

“你……!”

他一时半会被呛得说不出话,便本能地转身朝夏禾瞪去。

于是夏禾不笑了,她抿起嘴角,又恢复到之前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张灵玉见她起身,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窈窕的身形被室内昏暗的光线笼罩着,竟变得有些看不真切了。

“你什么你呀,”她凑到张灵玉面前,抬手戳了戳他眉间那点朱红,“难不成你还想打我?”

我想很久了。张灵玉默默腹诽到,突然萌生出一股强烈的呕吐感。那腹诽顿时卡在他喉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如同块化不开的鱼鲠,一瞬间竟将他扎得遍体生疼。

倒也疼得他清醒了几分。

“真可惜呀,张灵玉。”夏禾说到,“真可惜。”

她把那短短的三个字重复了两遍,第一遍只是普通的陈述,第二遍却似声长长的嗟叹。

“现在的我可不是你想打能打得到的了。”

是了。

张灵玉想。

是了。

他小心翼翼地向夏禾伸出手,颤抖着想要去摸她暴露在空气中的那段颈子。

夏禾没有躲。她乖巧地站在一尺开外,目光暗沉、神色露骨,月光透过重重云翳落进她眼底,一如鸿毛堕入三千弱水再不能浮。

张灵玉的手穿过她时她微微睁大了眼,又像早已预料到般露出抹苦笑。

死去的幽灵仰起头颅,温柔地向张灵玉望去。她面若桃李,满怀爱意,一双漆黑的瞳仁上满满地全映着张灵玉的影子,除此之外皆若虚幻,再无他物。


04

“你真的死了?”

“死透了。”

“死在哪了?”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算了,既然死了还回来干嘛?”

“想你呗~”

“……那你什么时候走?”

“张灵玉你就这么想赶我走吗?”

夏禾死透了的第三天,夏禾的幽灵还没有消失。

张灵玉一边整理着古籍,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说着话。他用手指着书脊上的标注,轻轻抽出自己所需要的书,又把没选上的那些重新塞回柜子里。夏禾悄悄跑到他旁边去看,见他拿的多半是些神鬼博物,心里多少也猜到点用意。

她双手环抱胸前,半倚着墙根没好气地问到:“你既然这么笃定我是厉鬼游魂,为什么不请风家那小子来探个究竟?”

张灵玉拿书的手顿了顿,面上表情依旧是无悲无喜。他扭过头,把拿出来的书又放了回去,默不作声地拐向下一个书架。

夏禾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不紧不慢地跟上去,见张灵玉不打算搭理自己,又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到:“你说你呀,为什么总和自己过不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灵玉反问她。

他停下脚步,看起来真有点生气了。冰蓝色的眼里泛起丝小小的浪涛。夏禾的身影被卷进那片浪涛内,沉沉浮浮摇摆不定,一头粉发在波澜间扭曲成团跃动的火焰,又热又烫,从他眼里一路烧到心里。

“你猜呀,灵玉真人。”夏禾说。

她无视张灵玉的怒火,暧昧地冲他眨眨眼后又给他飞了个甜腻的吻。张灵玉皱着眉露出个十分不赞同的表情,引得夏禾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己不由心,身又岂能由己?”

她蹿过张灵玉身侧,轻快得像只扑腾的百灵。张灵玉下意识地想要挡住她的去路,猛地伸手,却只捉到片冰冷的空气。

“别找啦张灵玉!”夏禾朝门外跑去,边跑边回过头冲他大喊,“里面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张灵玉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手里捧着的书却早已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不露声色地握紧拳头,觉得自己如同条被肢解的鲫鱼,每一寸骨肉神经都赤裸裸地展露在夏禾眼下,被她窥探得一干二净。

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他应是清静自在,无欲无求,身处俗世而心不受其扰;只可惜每每看到夏禾,他心内杂念便如野草般滋生。七情六欲乃人之常情,他修道多年,哪怕自觉道行微末不值一提,倒也不该失控至如此地步。

我是该放下了,张灵玉想。她既已死,无论来去都与我再无瓜葛。

他收拾好书物,把它们一个个放回原来的位置。夏禾说这里面没有他要的东西,那即是真的没有了。

她一向是懂他的。

张灵玉踏出房门,抬眼就看见夏禾在太阳下站着,她两手叉腰,整个人被笼罩在金色的光内,连半阖的睫羽也被照得闪闪发亮。

那些杂念又重新冒出头来,在他心底恣行无忌地疯长,张灵玉多想一把火烧了它们,最好还能烧掉所有让他感到烦扰的东西。

致虚极,守静笃,他倒是想求一个至极守静,但也深知那些杂念都是烧不尽的。

都是烧不尽的。

张灵玉生硬地撇过头,绕开夏禾往山下走去。他走得很快,心跳声又促又急,一阵接着一阵,如雷贯耳,震耳轰鸣。

TBC




全文收录于和 @沉迷挖坑 老师一起弄的无料里。
无料共收录四篇文章,两篇也青两篇禾玉。这篇《捉影》是我负责的禾玉部分,其他三篇之后也会陆续放出放出预览。
无料大概印个15本吧,主要为了等cp22用来交换(还不知道会不会窗(。

就素这样!顺便祝贺动画里禾玉见面惹!yeah。

评论(3)
热度(49)
  1. 沉迷挖坑月宫朤朤子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这样,请大家期待@月宫 朋老师效率实在是太高了,我过几天也会放出预览的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