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青】《向南》

看样子链接走评论。

是一个没什么剧情的小破三轮,今天我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合格的车手了!

祝老王生日快乐!!!


《向南》
CP:也青
分级:NC-17
警告:年龄差!成熟男人老王/少年皮皮青!为爽而爽毫无逻辑!用词粗俗!没有剧情!ooc!!灵感来自lolita!我脑内有更糟糕的背景暗示但是我不会写!所以这篇是HE!


他们几个月前开始了这段没有任何目的的旅行。

诸葛青拖着他为数不多的行李——几件衬衫、长裤,两三本书,和一只有些年头的皮箱,挤上了王也那辆半新不旧的面包车。正处于发育期的男孩手脚细细长长的,白得像雪,勉强能横躺在汽车的后座上。他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扣弄着座位上一些细小的口子,一边看着给他般行李的王也,一边调笑似地数落着他,半开玩笑地问他为什么不换一辆新车。

王也朝他翻了个白眼,把他的行李往后尾箱随手一扔,啪地关上了盖。诸葛青躺在座位里假惺惺地哀嚎一声,夸张地喊到:老王你轻点那可是我全部的家产。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绕过来的王也用嘴堵上了。男人伏在他身上,扣着他的手把他摁在座位里,他的吻技一如既往的糟糕,就像诸葛青之前无数次嫌弃地那样——粗鲁、焦躁、并且毫无美感。他明明是那么嫌弃这个吻的,却还是同过往无数次一样硬了起来。


……


*

他们第二天又重新上路了,小面包车再次开回到了国道上。

诸葛青趴在后座补眠,他睡得很熟,身上盖着一件王也的夹克衫,偶尔会呢喃几句含糊不清的梦呓,然后再缩起手脚把自己卷成更小的一团。

王也透过后视镜去看他。男人有些好奇,他时不时会想:诸葛青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睡着的时候都说了什么。但他到底是不会去问诸葛青的,这是这场漫长旅途中,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他擅自把那些梦话网罗起来,把它们积压在自己心底,像酿一坛酒一样等它们发酵,仿佛等某天时机成熟,它们便会真的飘出酒香。

王也把车停在加油站的时候诸葛青醒了。

少年从后座上爬起来,用手随意梳理了下睡得有些乱七八糟的头发。他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猫着腰跑到站在不远处吹风的王也身后,搂着王也的脖子把自己挂了上去。

他大笑着,王也则被他突如其来的攻势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水哗地一下洒了大半。年长的男人刚想发作,一个“你”字还没出口就被诸葛青的吻夺去了声音。

诸葛青吻得飞快,像蜻蜓点水那般,还没等王也反应过来这个吻就已经结束了。

王也楞在原地,手里还拿着只剩半壶水的水瓶,一时间竟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盯着诸葛青,突然意识到他的男孩已经长得很高了,过几年兴许还能更高,也可能会长得比自己还高,到时候那辆小面包车的后座不知道还能不能塞下他……

可那时候他还愿意坐王也的车吗?

“发什么愣啊,老王?”诸葛青松开勾住王也脖子的手,他绕到王也跟前,伸手在男人眼底反复挥了三下,“你开车开傻了?”

王也这才回过神:“嘿,你这说的什么话?”

他按着诸葛青的脑袋一通乱揉,把少年翘起的头毛撸得更乱了。诸葛青哀叫一声,抱着脑袋从他身边跳开。

“王也你赔我的发型!”他的男孩大叫着,像个小疯子一样钻上了车。诸葛青平常不是这样的,王也记得他在别人面前的样子,彬彬有礼,风流倜傥,穿着件合身的小西装活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男人拧紧瓶盖时忍不住笑了。他爬上车,瞧见诸葛青正对着后视镜梳理自己那一头乱毛,回嘴道:“省省吧小少爷,你根本就没有发型。”

诸葛青嗷一声冲他扑过来,他把王也按在驾驶座上,用啃的方式去吻他。他咬着王也,王也也咬回他,两个人互相撕扯着,直到在彼此的舌尖上尝到了血的味道。

他们分开后头抵着头,两人都在不住地喘息。

王也舔了舔干涩的唇,率先问:“满意了吗?”

诸葛青点点头,“满意了。”

他说着,退回到副驾上,一头蓝毛明显变得更乱了。但诸葛青懒得再去搭理它们,他望着窗外空旷的加油站沉默了好一会,直到呼吸平复了,才又开口:

“老王,”他叫着王也,“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王也没有说话。

他扣好安全带,拉开手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把车重新开回到国道上。

 









“向南。”

他回答。


END

评论(7)
热度(105)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