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Love 关于爱情

我以为所有故事都会迎来美好的结局。

他合上书,脑子里还回荡着书结尾最后的那句话。这让他有些烦躁,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不能出什么差错。这是他加冕以来的第一场公开处决,也是他向人民展现他威严的重要时刻。

被处决的是个异端女子,明明是个年轻的姑娘却偏偏误入歧途,为自己惹来如此糟糕的终日。

他有些惋惜,不过也毫无办法。一个异端的性命,始终是无法与他巩固皇权的重要性相比。

他看向窗外,万里无云,阳光灿烂。

——今天是个赴死的好日子。



《About Love 关于爱情》
原创小言
CP:凯瑞.罗夫特 X 血.琉璃
文:月宫樱花雨

警告:童年玛丽苏回忆!文笔渣渣渣!
华丽辞藻堆砌物,建议不要读!



当她被抬上火刑架时,也还维持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前几天留下的旧伤在炎阳炙热的灼烧下重新开裂,鲜艳耀眼的红就那样自然地滑落,涂抹她的脸,覆盖住干涸的污迹使她睁不开眼。

四周满满的全站有人,他们闹着叫着,用尖锐或惋惜的语气慨叹着,各式各样的声音充诉在她耳边。她在这灰霭的喧嚣中伫立,孤独得仿佛一抹异色,安静脆弱,无力且苍白。

她望向更远处,沸腾人群的顶端,那片由金红堆积的观众席,新上任不久的国王坐在那里。

她的注意力被他吞噬,而她的心也朝他飘去。

国王有一头深蓝的短发与一双天空般澄澈的眼睛,巨大宽敞的披风将他包裹,显得他瘦小精炼,却绝不羸弱。他戴着镶满宝石及珍珠的冠冕,手中握有长且威严的权杖,龙皮靴碾压在柔软绵长的红毯上,晕开圈小小的微光。

——太完美了。

她想。

——一切都如此自然,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远处教堂的钟声开始奏响,白鸽从栖息的塔尖上跃起,扑扇翅膀飞过苍穹,洁白的羽翼在穿入阴影的刹那被染上浅灰。这绝望的悲鸣盖过所有声音,它是如此明亮却又如此渺小,它可以遮掩住多余的杂乱,却又盖不过他的命令。

于是她闭上眼,放任这声音炸开在她的脑海中,毁坏她本就摇摇欲坠的世界。

他说:“行刑。”

这嗓音是多么的美妙啊,如同造物主赐予世界的礼品。他曾用这嗓音止住她垂落的泪水,抚平她心口的痛疾,他呼唤她的姓名,小心翼翼,轻若片羽。

——一切都如此自然,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呢?

火从木柴的缝隙中窜起,灵巧而放肆地跃动,毒蛇吐信般舔舐起她的足尖。她惊恐地尖叫起来,身躯下意识地扭动,妄图逃离这为她设立的酷刑,但她很快便止住了。

她意识到那些挣扎毫无意义。

阳光。

水。

空气。

树林中弥漫的雾气。

幼时看到的油画被猩红色的窗帘遮挡。留声机。有人在唱歌。是首情歌。玫瑰花被人揉碎了。盛宴里的灯光。猎豹炯炯发亮的绿眼睛。像宝石一样。宝石。嵌有宝石的王冠。

王冠……

她如深眠人自梦中惊醒般抽搐着,也可能是因为疼痛,但那都无所谓了。太多的画面出现在她眼中,意识像洪水般到处奔涌。有白色从她眼角处划过,她朝那方向撇去,权杖和王冠反射的光芒实在是过于灼目,她只能通过睫毛与硝烟中细碎的空隙来分辨他的脸。

真是张绝美的容颜啊。

她想,从不间断的尖叫中挤出声轻笑。

烈火浓浓刺疼着她的肌肤,她觉得有人拿成千上万根银针深深扎入她的躯壳,搅动着血肉和内脏再将它们一一挑出,那股钻心似的疼被无法舒展的苦闷放大,从她舌尖吐露成一串凄惨的嚎叫。少女本应娇美轻盈的声线扭曲崩坏,每个音节都伴随着血珠和眼泪,消失在浓烟燃起的地方。

她几乎什么也感觉不到了,除了无止境的痛苦,只有凶猛的火焰陪伴着她。这红莲似的炼狱烧毁了她,她的灵魂伤痕累累满是疲惫,现在她累了,她要解脱了。

她抬头,风吹散飘摇在她额前的碎发,让被掩于其下的红眸重见天日。

那双眸子红到可以滴出血来,或者说,它们本身就是被血染成的,这晶莹的瞳孔间有块圣十字印痕,如今倒是看不真切了。源源不断的水色模糊了它们,占领了这片鲜红,泪光和回忆叫嚣着搬出他的身影,使这双眼睛再容不下任何。

“真是讽刺啊……”

她微笑,嘴角勾起的弧度怪诞且苦涩。有泪水滑过她的面颊,冲刷她脸上的污渍。这冰冷而又滚烫的泪啊,甚至比灼烧她的火焰更加伤人,它们使她的灵魂饱受煎熬,却又无比真诚地提醒着她她爱他这可悲的事实。

——他们的爱去哪啦?

——他们的誓言他们的永远他们的一切与一切有在哪儿呢?

模糊间她看见很久以前他们所路过的小树林,他用红玫瑰和铃兰为她编了个花环,又用月桂与欧石楠为自己制了个桂冠。他们没有盛大的婚礼,也没有银白如月的戒指,但他依旧无比虔诚的将狗尾巴草扭成圆环,套上了她的无名指,告诉她他对她的爱万古长青,一生一世。

可这爱还没能兑现成一个真正的吻,就和那些花朵一样化为乌有。

在除尽所有阻碍后他忘了她的一切,夺了她的皇权,用蔷薇似的烈焰烧尽她仅剩的那些。

——所以才说讽刺啊。

她愣愣地盯着他的面孔,接着笑容灿烂宛若初见。



“我们,明明是无比相爱的两人呐。”
(无法相爱)



她余光中瞥见那抹高高在上的蓝渐渐动摇,他微张的唇像是要说些什么般的开合着,可她知道他终是说不出一句话。这弥漫的呛人烟雾将心口刚开的那丝裂痕也给堵住了,她保持着望向他的姿势闭上双眼。

她的胸膛之下早已一片焦黑,现在,即将,她那颗深深爱着他的心脏也开始停滞下来。

她露出详和的表情,龟裂的灼伤也蔓延上她那张白皙的脸蛋。她像呼唤他的名讳,不是现在这个,而是从前那个类似于外号一样的,独属于她的姓名。

她这样想,也就这样做了:

“K。”

她叫到,想起他第一次在月光下出现,那时他还并非一国之君,只不过是一介小小盗贼。

“K。”

她叫到,想起他第一次对她绽开笑颜,焰火衬着假面灼灼生辉。

“K。”

她叫到,想起他第一次与她并肩而战,刀剑相交时迸裂的光芒让他更显惊艳。

“K。”

她叫到,想起他第一次烙在脸颊的吻,那吻温柔轻盈,甜美得让她忘却了时间。

“K。”

她叫到,想起他第一次为她落下的泪,混合着胜利的硝烟一起埋入岁月。



“K……”



她最后叫到,大脑里一片空白。



FIN

评论
热度(4)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