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囚禁梗

John是个警察,妻子Mary被毒贩头子黄眼烧死在家中,他只好和两个儿子相依为命。

于是酱选择踏上复仇之路。

在一次与黑帮火拼的任务中,john失败去世,Sam被黄眼掳走再无音讯,留下年幼的dean被Bobby收养照顾。

dean感觉天像是塌下来了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在四岁的时候失去了母亲,又在十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和弟弟,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一个Winchester了。

悲伤是没有用的,只有时间才是治愈一切的良药。dean选择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为名警察,惩恶扬善,与地下世界的黑色势力斗争。

可是Sam不一样啊。

他被黄眼掳走,关押在完全封闭的基地里训练,和不同的孩子们厮杀着,拼尽全力的想让自己活下去,成为最出色的那一个。

成为Lucifer的继承人。

而支撑Sam活下来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找到dean。

这个念头在过深的执念及欲望里逐渐扭曲,朝着极端的方向延展着,化成了不可名状的渴求。

Sam想,自己不仅要找到dean,还要保护他,爱他,让他尽可能的远离一切危险。

所以当他知道黄眼试图要除掉dean的时候他吓坏了。

他已经足够出色了,拥有属于自己的人脉和力量。他偷偷动用着这些关系网,然后抢先一步找到dean,把他哥哥带走关了起来。

为了隐蔽,Sam把dean关在了闹市区的一间廉价公寓里。房间很小,家具很少,门窗都被牢牢锁死,盖上了厚重的帘幕。

公寓外面很混乱吵杂,这是一个连呼救都无人理会的地方,但是对于Sam来说  ,这就是他和dean专属的天堂。

他想要保护dean,但是dean总是试图离开他。所以他不得不把dean铐起来,让他亲爱的哥哥除了躺在床上,哪也不能去。

总而言之,Sam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在外面他干掉了黄眼,解散黑帮,并以一个警察的身份抓获Lucifer,将这个恶棍亲手送进监狱。

每个电视台都在报道他的英勇,所有的新闻板块上都印刻着他的名字。

他成为了荣誉警察。

可是他依然无法控制自己。

只有回到这间小小的房间,看到床上日思夜想的身影,他才能获得片刻的宁静。

他操着他哥哥,在dean耳边呢喃着那些满是爱意的话语。他还给dean打了个项圈,项圈内侧刻着他的名字,就像标记所属物一样。

他再也无法离开dean了。

他也没有办法想象离开dean的日子。

但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告诉dean他是谁。

dean被他养的很好,虚弱却并非不健康。他总是躺在那张属于他和Sam的大床上,屁股里塞着些可爱的小玩具,等待着Sam的光临。

卧室里有电视,Sam走的时候会调到他最喜欢的频道给他看,所以他也不会太脱节于时代。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甚至可以这样过一辈子。

Sam还计划好了,等他退休后,就带dean去他新买的别墅那里。那儿更安全,又更大的活动空间,然后他会告诉dean一切。

dean会原谅他的。

但是有一天,dean看的那个频道里突发了一个表彰会,一个关于荣誉警察Sam Winchester的表彰会。

为了保护警察的个人安全,节目并没有放出Sam的照片,可这个信息依旧让dean感到五雷轰顶。

Sammy没有死。

Sammy还活着。

Sammy成为了一名荣誉警察。

就像爸爸那样。

dean觉得很骄傲,却又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他的弟弟长大了,变得足够优秀了,而身为哥哥的他却还被困在这间暗无天日的囚室内,看不见未来和希望。

最终他还是决定振作起来,为了他自己,为了他的Sammy。

Sam突然发现dean最近变得热切起来,像是终于放开了心上的枷锁,不再束缚自己。

他的哥哥变了个人似的,黏在他身边,对他的爱抚与亲吻报以回应,仿佛渴求了他一辈子那样殷勤。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dean发生了这样的转变,他也不想知道。

Sam享受这样的生活,他放开了对dean的控制,不再让他哥哥只能瘫软在那张床上。

dean可以随意的在屋子里走动,去到他想去的任何一个角落。

只有当他走动时,脚镣的重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他并非真正的自由。

后来有一天,dean看见Sam背对着他在厨房做菜。

难得的,他看到Sam把水果刀放在了一个他可以够到的位置。

如果不把握住机会,他将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所以当他举起那把水果刀朝Sam砍去的时候,他无比的冷静,甚至没有感到一丝恐惧。血沫溅在他脸上,就像是精液溅在脸上一样,无比寻常,逐渐变凉。

他没有确认Sam是否真的死透了,因为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他摸着这个大块头尚且温热的身躯,从裤子口袋里搜出了串钥匙。

dean打开脚镣和项圈,用力地把它们砸在Sam的身边。

然后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冲出这非人的地狱。

从那之后他躲了起来,因为过去的住所不再让他感到安全。

他害怕喧嚣,因为混乱的噪音让他觉得呼救也没人能听见。

他把临时住所的窗帘全都打开,把自己暴露给窗外的群山。

和Sam相处的一年多里,所有的记忆都是另类的折磨。Sam给他留下了太多的标记,让他从身至心都变得伤痕累累。

修养了大概五个月后,dean终于决定去报警,并且指明要求要见他弟弟。

当他踏入警局的那一刻,他有些茫然,像是混乱于自己到底是为了一年多的囚禁申诉,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见弟弟一面。

有位叫ruby的女警探给他做了笔录,却告知他Sam Winchester警官因为一次任务受伤,无法接待他。

dean焦急地扯着ruby的衣服,绿眼睛大睁着,几乎要流出泪来。

他一个劲地追问Sam在哪,有没有出事。并且解释Sam是他弟弟,是一名令人骄傲的Winchester。

ruby没有说话。

她沉默地拉开dean的手,向门外走去。dean透过磨砂玻璃看见她掏出手机,隐约像是再给谁打电话。

片刻后ruby回来了,告诉了他这一年多来唯一的好消息。

Sam同意见他。

dean感觉欣喜若狂,仿佛有人在他的世界里连放了四十多筒礼花。

他等了Sam二十几年。

他弟弟离开他时才那么小,不知道现在成长成什么样。

他希望Sam有个爱人,有个白篱笆包裹的小房子;他还想告诉Sam不要再做警察了,因为这实在是太危险太危险。

他有好多好多话想和Sam说。

ruby叫他出去,外面已经有车在等他了。

车很漂亮,帅气又光洁,dean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档的车。

他真的打心底的为Sam骄傲。

车载着他们离开警局,开出市区,在空无一人的公路上疾驰着,直到停在座城堡似的豪宅前。

ruby先下车,敲了敲豪宅的门,白色的大门就自动打开了。

你先进去等等,Sam警官马上就下来。

ruby这么说到,把他推进了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

白色的门又关了起来。

他有些摸不着脑袋,只好沿着墙壁转悠,假装自己在欣赏那些华贵的艺术品。但在他心里,他已经打了无数次草稿,只为给他二十多年未见的弟弟留下个好印象。

然后他听到一串脚步声。

dean兴奋地抬头,刚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瞬间僵硬在原地。

他感觉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倒流过来,寒意自脚底升起,夹带着恐惧,让他喘不过气。

他看到那个囚禁了他一年多的疯子站在那个本应该是他弟弟站的地方,西装革履,笑容温和,雪白的绷带缠绕在脖子上。

你好啊,dean。

评论(7)
热度(37)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