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望,不可及

※禾玉,也青






他们在喝酒的时候突然聊到了喜欢的人。

诸葛青坐在他对面,拿起啤酒泯了一口:“灵玉真人要是觉得勉强,不谈也罢。”他说道,“我不是那种喜欢听八卦的人。”

张灵玉听了摇摇头。
“不勉强,”他说罢也跟着喝了一口,“何况我确实有喜欢的人。”
“哦?”

诸葛青挑了挑眉,大概是没想到张灵玉答得这么爽快。他饶有兴致地睁了眼,问道:“是谁这么幸运,能在灵玉真人心里占上一席之地?”

张灵玉醉上三分,懒得去分辨诸葛青话里深层的意思。他埋头喝了口酒,笑着说:
“孽缘一段,谈不上幸运。”
“只不过她之于我而言,是不可望的。”

“新奇。”诸葛青听完后诚恳地给出评价,“自古以来多的是可望不可及,怎么灵玉真人的她偏偏就是‘不可望’的呢?”
他问,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点。

张灵玉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他晃了晃杯身,只见一溜气泡挣扎着上涌,撞碎在金色的酒面。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我不敢望,不可望。怕她只需一眼,便会令我再次万劫不复。”
说完又自嘲似地笑起来:“其实想来也只怪我道心不坚,怨不得她。”

张灵玉把酒一饮而尽。

“不说我了。”他面颊泛红,伸手去够桌边的酒瓶,拿到后立刻给诸葛青倒满一杯,“你呢,诸葛兄?”
诸葛青耸耸肩,“我当然有啊。”他说,“是人皆有七情六欲,一生中总会遇到那么几个喜欢的。”
“只不过我的情况很老套就是了。”

他咬住杯沿,浅尝一口,接着便一股脑把整杯酒全灌到喉咙里。

“我只是‘不可及’而已。”

评论(3)
热度(8)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