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青】《朋朋》

@零矢铭 太太约的仙青。
争得太太同意放出来了。
希望大家看完后都去夸夸这个美少女。
(Ps:我原本想直接放图的,但是LOFTER上来就和谐了)
全文走评论






朋朋

如明月,朋朋不可期归

“你要的工具”

她将捆死了,像被草绳绞断了螯的螃蟹一样的青年摔到地上“其他死的死,散的散,找不到更好的了”

他惘若未闻,直到她离开后才摘下眼镜站起来,走过去慢慢的蹲下身端详那一张落入泥灰,斑驳的污秽了的脸,直到对方被他板着下颚,不得不睁开故作镇静的眼睛

“诸葛术士,又见面了”

马仙洪笑着说

“我不害怕”

当时马仙洪对看管他的工作人员这么说,“你们还没有抓住我,你们抓不住我”

“他什么时候疯的”

回应他的是工作人员的小声嘀咕,“还有人能从公司基地逃出去的?”

而马仙洪出逃成功的消息传进来时,诸葛青刚刚从从宽凳上下来,还没坐热呢,他想,之后肯定要追的,不过他不想再上那个凳子第二遍,就不参与了吧

诸葛青的快乐在他回家的飞机上戛然而止

落地后面对的那一张脸并非碧游村的马仙洪了,如今和他相比,马仙洪成了个少年,孱弱瘦小的身体近乎孩童,不妖媚了,甚至不太像个活人的样子,他抬眼看着他发黄干涩的眼睛,诸葛青被一条脚镣铐在地上,只能盘坐着,勉强还称得上倜傥,而他站着,稍微弯弯腰,他们的视线便齐平了

“神机百炼,诸葛术士掌握了吗?”

他问他

贴得极近,像要以睫来吻,实际上诸葛青知道,他只要错一点,乱了呼吸或是触不到他的睫间,他的谎言庇佑不了他,即使动手的不是马仙洪,这踞将他挟持来的势力像一方巨大的手术台,为了重建他们信仰的所谓神机百炼的凡俗空壳,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异端的血肉四肢拆卸囤积起来,作为制造邪密的材料

建立在这样的臆想上,诸葛青只能不停的摇头否认“没有,我没有,您别乱说啊,我一页都没有能翻过,就被傅蓉当柴火烧了”,他烧书的时候傅蓉确实在场,这让他自己都更加相信了自己编造的事实“无法效力,真是可惜”

但求一死,要干脆利落的

这确实是诸葛青最初的想法,意外的没有迁怒于任何人,包括眼前的马仙洪,也没有试图挽救一下自己,他只是深深的呼吸,又深深的吐出每一口怨气,山涧洞天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潮湿意味,既像青苔堆积在角落潮稠的腐烂掉了,又像女人湿漉漉的泪水,独特的哀怨和心绪惆怅,而这里确实存活过一个女人,就是将他绑架来的那个,可无论如何,她完全不是怨妇的样子,真正低落的只有他诸葛青一个,马仙洪出去看了看天,此时是正午,阳光大盛,那天被切分成一片片宛若熠熠金箔,如果它照进来,一切阴暗都将被驱散,所幸他们隐藏得无懈可击

“没有关系,天还早得很,您还有的是时间重新练起”

他离开前,警醒他似的附身拾起了诸葛青的脚镣,提着那一截细长冰凉的铁索晃了晃,然后丢到地上听它发出沉重闷心的一声响,诸葛青的脚被那力道甩到一边,他不在意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疼痛,少见的暴躁无礼的盯着他人,“我觉得不必了呢?”

“那我定亲尽全力教习您”

他一如既往的向前,为了所谓理想,不在意那一点人之伦理,七情六欲



……



“佳人如明月,朋朋不可期”

马仙洪以为被灌了汤药的诸葛青睡了,他独自一人无趣的坐了好久,既不知自己从前,也不知从今往后,其实这是诸葛青先唱的一句歌,他想他一定是梦到了月亮,中秋的月,团圆的月,因为只能千里共婵娟,所以才不可期得悲伤,但一想到那个人,梦得笑还是甜蜜的

他烦闷的向诸葛青起了杀心,又郁闷惶恐的抹消了那念头

“我们是一样的”

马仙洪不知道那时候诸葛青已经醒了,并对他的这说法嗤之以鼻,他的声音低得更像是为自己说,他不在意我,也不在意你,我记不得从前,往后人也会忘记你,一定会有人是和马仙洪一样的

放走诸葛青后,马洪仙独自一人无趣的坐了一会,就立即冲出来寻找他远去的残影,可是连雪地上或深或浅的脚印都无了

“你命格轻贱,所图者太大,负担不起自己的大志.......”

倒有怜悯劝告依旧声声在耳

他捂住双耳向霜雪天地深深参拜

“我不信命”


评论(4)
热度(33)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