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像一位优雅的屠夫,每一刀都精准狠厉,一寸寸往深处行进,把他彻底剖开,仿佛在塑造件高贵的艺术品。于是他便毫无隐瞒,无从隐瞒地暴露在屠夫的刀下,坚硬的外甲自利刃下绽开,如同朵花般,他那颗脆弱的心脏静静地躺在花蕊中,鲜血淋漓,扑通扑通地跳着。它没有意识,仅凭本能唱出他卑微的爱意,曾经它的歌声只有他自己听得见,可如今屠夫打开了他,那歌声便自然而然地淌了出来,几欲响彻整个世界。

他又气恼又羞愧,同时又渴望遵从自己的心脏放声高歌,屠夫在他面前沉默着,手里的刀子上沾满了他的热血。这暴虐无情的艺术家一动不动,像是完全浸在了歌里,他望着屠夫,有一瞬间突然地想到,屠夫是不是也爱上了这首歌?他的心脏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在那重重骨血的束缚下寂寞地独奏着。

他臆想的同时也不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了,两人的身份开始变得模糊,于是他就擅自认为屠夫同他是一样的,他们都是爱情的囚徒,是茫茫人海中寂静的孤岛,是没有听众的歌者。他渐渐变得想要去拥抱他,去拥抱这个肢解了他的恶人,告诉他他们其实并不……

可惜屠夫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他残忍地握紧了他的心脏,把它从那具盛开的躯体里扯出。

屠夫把它温柔地串在一小节荆棘上,同其他许许多多的心脏一起,令它们像一朵朵艳红的花苞般,点缀着这根尖锐的枯枝。

歌声停了下来。

而屠夫开始放声高唱。

评论
热度(6)
 
 
 
 
 
 
 
 
 
© 月宫朤朤子 | Powered by LOFTER